琛屾キ鍕曟厠

聚焦《食品安全法》修訂

 

“從《食品衛生法》到《食品安全法》,再到10月29日向社會征求意見的《食品安全法(修訂草案送審稿)》(以下簡稱送審稿),一直都強調食品中不得添加藥品,但可以添加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的物質。這表明添加藥品是法律禁止的行為。但是由于歷史原因,市場上確實存在部分食品添加藥品的現象。如果送審稿和相關實施細則不能很好解決這些問題,在明年新法實施時,基層執法恐怕將面臨尷尬?!苯帳∫誦聳惺稱芬┢芳喙芫痔普裼罡嫠嘸欽?,送審稿的實施細則(如實施條例等)以及相關監管部門必須充分考慮到2009年《食品安全法》實施以來市場上所反映出來的相關問題,完善相關法規,讓“新法”真正成為“史上最嚴厲的食品安全法”。

 

“王老吉”們的尷尬能否避免?

“2009年《食品安全法》實施以來,發生了令監管部門感到尷尬的‘王老吉’配方中夏枯草是否合法的問題?!閉憬√ㄖ菔惺稱芬┢芳喙芫址ü媧ΥΤぢ蘗冀芙檣?,“‘王老吉’涼茶含有中藥成分夏枯草,而《衛生部關于進一步規范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中‘既是食品又是藥品名錄’并未列入夏枯草。反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2000版)》中對“夏枯草”的功能進行了界定,夏枯草是一種純中藥而非既是食品又是藥品?!暗筆鋇募喙苤捶ú棵嘔舊鮮竅縈諏僥訓木車?,不進行查處違法,進行查處了也違法?;購?,衛生部2010年公布第三批新資源食品名錄時,給了夏枯草等一個合法身份,‘王老吉’的問題總算解決了?!?/SPAN>

但是,這也給了監管部門一個警醒:就是在新法制定、實施前,一定要通過完善法規、實施細則等形式,將可能給新法實施帶來阻礙因素的問題解決,為新法實施“清障”。

“清障工作做得不好、不徹底,就會讓新法的實施打折扣?!甭蘗冀芩?,還是以“王老吉”為例,如果職業打假人選擇行政訴訟等手段,“王老吉”和有關行政部門就更加陷入尷尬。即職業打假人向食品生產主管部門舉報“王老吉”違法添加藥品成分,要求按《食品安全法》第八十六條進行查處,如果有關部門不查處,即可向法院起訴有關部門行政不作為。

“這時候,怎樣維護法律的嚴肅性,以及行政審批的公正性,就會受到嚴峻考驗,相關部門就會在社會與輿論的聚光燈下備受煎熬?!甭蘗冀芩?,為確保送審稿在全國人大審議發布實施后不出現類似問題,相關部門要么提前就通過相關法規、規范性文件解決好問題,要么就在實施后,嚴格執法,用于糾正審批錯誤,讓問題產品退市。

“‘王老吉’并不是個例,類似‘王老吉’的食品確實還有?!幣晃徊輝竿嘎緞彰氖稱方縟聳扛嫠嘸欽?,一種批準文號為“衛食健字〔1997〕第731號”,產品名稱“中國冬凌神奇茶”的保健食品所含成分“冬凌草”就是藥品,并且既未列入“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的物質”,也不屬于“可以添加到保健食品的物質”。冬凌草是藥品,1977年就被收載《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并編入《全國中草藥匯編》。

根據產品的批準文號,記者進入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網站進行查詢,結果發現該產品的主要原料為“冬凌草、甘草、薄荷、菊花、梔子?!蓖奔欽叨遠璨萁興閹骺吹?,衛生部衛生監督中心張小霞于2012年11月23日在云南騰沖某個會議上介紹“新資源食品審批概況及我國新資源食品管理情況”時建議不審批“功效明確,不適宜作為食品原料者,如銀杏葉提取物,冬凌草?!?/SPAN>

“市場上、網絡上有很多個人在出售冬凌草茶?!閉馕蝗聳扛嫠嘸欽?,有的產品標著地方食品批準文號,有的則什么也沒有標注,新法實施后這些產品怎么辦?與冬凌草一樣的還有人參花茶、羅布麻茶等產品,雖然“人參被批準為新資源食品,但是食用部位是根及根莖,其花還是中藥材?!?/SPAN>

河北省張北縣食品藥品監管局趙素江對目前市場上火爆一時的冬蟲夏草產品的合法性提出了質疑:雖然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批準了冬蟲夏草作為保健食品原料的試點,但是目前市場上銷售的冬蟲夏草產品都是以食品形式出現,或者干脆沒有經過審批?!跋衷詡喙芑敬τ謖嬋?,新法實施后,如果這些品種依然沒有獲取保健食品批準文號,應該如何監管?”趙素江說。

對此,羅良杰認為,第一,企業應當要求衛生部門在新法實施前將相關成分列入食藥兩用名錄并發文公布。其二,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可以援引送審稿第一百三十條規定:“食品生產經營者在本法施行前已經取得相應許可證的,該許可證繼續有效?!北緋鋪砑酉喙爻煞紙猩且婪ň姓砜傻?,不屬于違法生產行為,所以不應受到處罰。但是,即便是經過行政許可,也不應理直氣壯。以冬凌草茶為例,《食品衛生法》1995年實施在前,產品1997年審批在后,恐怕最后難堪的不僅僅是生產企業。

 

最嚴應該“嚴”在哪里?

“應該說,自2009年《食品安全法》實施以來,法律對食品添加藥品的要求相當嚴苛?!甭蘗冀芨嫠嘸欽?,相對食品,藥品在安全系數方面要小得多,藥品雖然能夠治病救人,但是藥品都具有副作用或不良反應,人們除了對癥服藥外,醫師對于藥品用量都有嚴格控制,如果將其添加到食品會給人帶來身體傷害。

有資料顯示,《食品衛生法》雖然沒有直接對“在食品中添加藥品”設定罰則,但是該法第四十二條規定:“違反本法規定,生產經營禁止生產經營的食品的,責令停止生產經營,立即公告收回已售出的食品,并銷毀該食品,沒收違法所得,并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沒有違法所得的,處以一千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的???。情節嚴重的,吊銷衛生許可證?!?/SPAN>

2009年《食品安全法》第八十六條規定:“食品生產經營者在食品中添加藥品的,由有關主管部門按照各自職責分工,沒收違法所得、違法生產經營的食品和用于違法生產經營的工具、設備、原料等物品;違法生產經營的食品貨值金額不足一萬元的,并處二千元以上五萬元以下???;貨值金額一萬元以上的,并處貨值金額二倍以上五倍以下???;情節嚴重的,責令停產停業,直至吊銷許可證?!?nbsp;

送審稿一百一十條規定:食品中添加藥品,“由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按照各自職責分工,沒收違法所得、違法生產經營的食品和用于違法生產經營的工具、設備、原料等物品;違法生產經營的食品貨值金額不足一萬元的,并處五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貨值金額一萬元以上的,并處貨值金額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情節嚴重的,吊銷許可證,并由公安機關對直接責任人給予行政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送審稿相對原《食品衛生法》、現《食品安全法》來說,更為嚴格,不僅將??釤岣叩?5倍以上30倍以下,而且還對危害食品安全行為追究刑事責任。但是,嚴中卻有所疏漏?!苯帳≌蚪惺稱芬┢芳喙芫址ü媧ν醯臃撬?,送審稿在很多方面借鑒了藥品監管的思路,相對于《藥品管理法》,送審稿的“嚴”還有待商榷。

王滌非說,食品和藥品都是與人體健康息息相關的產品,一旦發生質量安全問題,其風險程度不相上下,食品對人生命健康的影響與藥品同等重大。送審稿第一百條關于違法情形界定中“在食品生產經營活動中添加藥品”,如此一來,在文義上就免除了非添加行為人的責任這樣規定,事實上豁免了食品經營者的法定義務,即“他可以不對添加有藥品的食品承擔責任,即他正經營著不安全食品?!?/SPAN>

“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在執法檢查中發現某個經營者銷售了非法添加藥品的食品,按此規定,經營者可以用他未在食品中添加藥品來進行抗辯,以免除責任?!蓖醯臃嵌源吮冉稀兌┢飯芾矸ā廢喙匭形?,在《藥品管理法》中,藥品經營者所銷售的問題藥品都不是自己實施的,但是還是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耙┑晗奐僖?,假藥不是經營人員生產的,但是你銷售了,法律還是要處罰?!彼蛻蟾宥源舜嬖詰奈侍饈竊鶉翁蹩钚∮諞邐裉蹩?,法定義務與違法責任兩者不相匹配。

“考慮到食品與藥品兩種產品相似的風險程度,送審稿應當比照《藥品管理法》的追究責任形式,將食品中不得添加藥品作為嚴格責任,只要發現添加藥品的食品,它的生產與經營者都應當承擔法律責任?!蓖醯臃撬?。